老y開(kāi)網(wǎng)店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冊

QQ登錄

只需一步,快速開(kāi)始

微信名稱(chēng):老y開(kāi)網(wǎng)店

微 信 號:lakwdian

微信QQ:A8686369

共享單車(chē)紅包戰,是搶奪用戶(hù)的戰術(shù)還是鬧?

2017-6-16 12:00| 發(fā)布者: 老y| 查看: 12805| 評論: 4

摘要: 不久前,微信派揭秘“群控”江湖批量操控多個(gè)僵尸號搶紅包,而這只不過(guò)是“薅紅包”灰產(chǎn)的冰山一角。在O2O、P2P項目扎堆時(shí),一些運營(yíng)人員與羊毛黨結成默契的刷數據同盟。試圖以?xún)r(jià)格優(yōu)惠吸引用戶(hù)的平臺,結果被有備而 ...

不久前,微信派揭秘“群控”江湖批量操控多個(gè)僵尸號搶紅包,而這只不過(guò)是“薅紅包”灰產(chǎn)的冰山一角。

在O2O、P2P項目扎堆時(shí),一些運營(yíng)人員與羊毛黨結成默契的刷數據同盟。試圖以?xún)r(jià)格優(yōu)惠吸引用戶(hù)的平臺,結果被有備而來(lái)的“羊毛黨”吸走“元氣”一蹶不振的案例比比皆是。那么多出師未捷身先死的項目,就有不少是羊毛黨的戰績(jì)。

資本寒冬中很少有項目敢效仿滴滴、美團做補貼,這讓職業(yè)刷客感受到了饑餓的滋味,直到刮來(lái)了“共享單車(chē)”的風(fēng)口!俺浞祷顒(dòng)”、“免費騎”、“紅包車(chē)”、“寶箱車(chē)”等活動(dòng)越打越烈,視搶占市場(chǎng)份額為首要目標的共享單車(chē),似乎并沒(méi)有考慮到羊毛黨的威脅。

為何初衷很好的“紅包車(chē)”走了樣?

今春3月,一波酷似兩年前的網(wǎng)約車(chē)燒錢(qián)大戰打響,摩拜、ofo在北京、上海等一線(xiàn)城市爭相推出“紅包車(chē)”活動(dòng)。一般只要超24小時(shí)未被騎行的車(chē)輛就會(huì )被App標注為“紅包車(chē)”,用戶(hù)騎行10分鐘即可參與搶紅包,并且騎行至商圈區域隨機派發(fā)的紅包金額越大。

除了用戶(hù)增長(cháng)外,通過(guò)利益設計喚起自愿參加車(chē)輛調度的生力軍,也是單車(chē)品牌推出紅包車(chē)的目的之一;跓o(wú)樁和用戶(hù)自由停放的共享單車(chē),需要平臺派出大量的運維人員把單車(chē)搬運至人員稠密區,來(lái)對抗單車(chē)流動(dòng)的“潮汐效應”,而紅包車(chē)正是品牌為了減少線(xiàn)下運營(yíng)成本而采取的措施。

然而To C項目最大的問(wèn)題是用戶(hù)忠誠度不夠,對價(jià)格較為敏感。只要一方挑起補貼戰,其他平臺如果不跟進(jìn),用戶(hù)基本會(huì )被全部“洗”走。所以在摩拜之后ofo、小藍車(chē)也在其App中上線(xiàn)了紅包車(chē),筆者身邊的朋友基本上都成為了兩個(gè)平臺以上的用戶(hù)。

如此密密麻麻的紅包車(chē),對羊毛黨來(lái)說(shuō)就像是單車(chē)品牌發(fā)出的“人傻錢(qián)多速來(lái)”招呼。第一波單車(chē)羊毛黨早已經(jīng)盯上了ofo,其機械鎖密碼重復的bug為他們打開(kāi)了方便之門(mén),除了騎行免費外,他們還通過(guò)掌握固定密碼而把單車(chē)以編號刷漆、刮損等形式據為己有。

一些貪便宜的市民是以多個(gè)手機賬戶(hù)掃街找紅包車(chē),通過(guò)物理位移單車(chē)來(lái)薅紅包,“效率”相對較低;而職業(yè)化羊毛黨則是通過(guò)批量購置卡商的手機號碼開(kāi)多個(gè)賬戶(hù),并以手機虛擬定位器修改共享單車(chē)的移動(dòng)地址,從而制造單車(chē)被騎行的假象,再批量操作上百個(gè)ID同時(shí)搶紅包。

由于紅包車(chē)推廣活動(dòng)上線(xiàn)后的金額一般設置較大,一些羊毛黨足不出戶(hù)就能薅紅包數萬(wàn)元,甚至于出現了一套專(zhuān)門(mén)薅共享單車(chē)補貼的產(chǎn)業(yè)鏈:羊毛黨在“賺客吧”、“Thewolf”等平臺前端收集信息、卡商在中端進(jìn)行養卡發(fā)卡、黑客在后端定制化編寫(xiě)薅紅包程序。

誰(shuí)來(lái)拯救“紅包車(chē)”?

Uber CEO曾表示在一年虧損10億美元,補貼戰如同一場(chǎng)生死戰。如今單車(chē)盜刷門(mén)檻更低,羊毛黨更為猖獗,如果沒(méi)有很好的反薅手段,平臺會(huì )在市場(chǎng)開(kāi)拓期就留下巨大的財務(wù)窟窿。

實(shí)際上,紅包車(chē)補貼只是假設補貼了用戶(hù),用戶(hù)與專(zhuān)業(yè)的薅紅包人士相比僅僅當做娛樂(lè ),更多是平臺喂肥了羊毛黨,要把補貼真正分給對線(xiàn)下運維有幫助的普通用戶(hù),就必須及時(shí)讓紅包車(chē)與羊毛黨劃清界限,予以有效阻擊。

否則即使是以紅包車(chē)戰略打贏(yíng)了市場(chǎng),共享單車(chē)平臺最終為了盈利會(huì )出現滴滴那樣漲價(jià)情況,平均半小時(shí)1元的低價(jià)出行局面就很難維持,最終傷害的是用戶(hù)體驗。

當前共享單車(chē)平臺的反薅手段主要是:

(1)平臺采用單張身份證+單個(gè)手機號+驗證碼嚴格實(shí)名制,而羊毛黨通過(guò)購買(mǎi)身份證信息虛擬注冊,并且一個(gè)身份證可以有多張手機號;

(2)反薅技術(shù)人員對用戶(hù)庫中以同一個(gè)IP在同一個(gè)時(shí)間段注冊的大批量連號進(jìn)行攔截,并使用爬蟲(chóng)技術(shù)把號碼從盜刷軟件中爬出來(lái)加入黑名單,但此方法并不精準;

(3)監管異常賬戶(hù),不過(guò)羊毛黨的反偵查能力增強,通過(guò)偽裝成不同地區的普通用戶(hù),在軟件中等待10分鐘之后再開(kāi)啟紅包等措施躲過(guò)監管。

作為一種高效的運維和營(yíng)銷(xiāo)方式,共享單車(chē)項目并不愿意徹底放棄“紅包車(chē)”,畢竟其對市場(chǎng)刺激效果明顯。各運營(yíng)方嘗試不同的解決辦法,比如設立專(zhuān)職技術(shù)崗位來(lái)進(jìn)行監管,但單一崗位實(shí)際上是與整條產(chǎn)業(yè)鏈在戰斗,收效甚微。

面對羊毛黨的囂張氣焰,摩拜與ofo均降低紅包金額,而其他單車(chē)項目要想在補貼大戰中反超,應首要解決羊毛黨薅補貼難題。

以?xún)?yōu)拜單車(chē)為例,今年3月正式投入運營(yíng)后,相繼推出三款品牌車(chē)型“哈雷”、“火星”、“探索者”,在廣州、深圳、上海等地迅速累積種子用戶(hù)。紅包車(chē)大戰是一次行業(yè)分水嶺,優(yōu)拜核心團隊都有IT背景,針對羊毛黨薅紅包車(chē)難題部署了解決方案。

要想有效阻擊羊毛黨,技術(shù)團隊最關(guān)鍵的管理手段是這兩點(diǎn):

一是嚴格的身份審核制,優(yōu)拜接入了芝麻信用入口,可以憑借積分免押金,并與身份證信息、手機號綁定,確保了用戶(hù)質(zhì)量;二是要單車(chē)必須定位跟蹤,摩拜、優(yōu)拜、小藍單車(chē)等均是智能鎖,可GPS精準定位車(chē)輛所在位置,實(shí)時(shí)監測單車(chē)是否正常騎行。

據筆者了解,當前優(yōu)拜的反薅監管機制主要為:

(1)監測整體紅包車(chē)被騎行人數,獲得人均騎行頻次;

(2)若紅包車(chē)超過(guò)人均騎行頻次,查詢(xún)該輛紅包車(chē)騎行者的使用記錄,是否紅包車(chē)為主;

(3)查詢(xún)這一批疑似羊毛黨賬戶(hù)信息,是否出現多次提現情況。

要想貫徹共享單車(chē)推出“紅包車(chē)”的初衷,就必須有把紅包真正精準發(fā)給用戶(hù)的技術(shù)能力和阻擊羊毛黨的措施,才能激活線(xiàn)下用戶(hù)參與,提升共享單車(chē)項目的自運營(yíng)水平與區域性調配能力。

守正出奇,紅包車(chē)是“奇”、供應鏈+線(xiàn)下運營(yíng)是“正”

羊毛黨肆虐證明目前共享單車(chē)行業(yè)缺乏足夠高的技術(shù)門(mén)檻,而羊毛黨自身也在不停地迭代升級,并擁有“蝗蟲(chóng)過(guò)境”一般的殺傷力。但共享單車(chē)與羊毛黨之間的戰爭也出現了轉機,紅包車(chē)有望甩掉“敗家”帽子,真正輔助項目進(jìn)行精細化運營(yíng)。

橙黃單車(chē)大戰爭奪第一、而其他共享單車(chē)項目正視圖以紅包車(chē)為契機奪回主動(dòng)權,當前處于單車(chē)的“春秋爭霸”期,共享單車(chē)品牌除了必須在紅包車(chē)運營(yíng)上“出奇制勝”,還得在供應鏈、運營(yíng)等方面“循正道”。

在供不應求的形勢下,線(xiàn)下單車(chē)運營(yíng)比拼的是供應鏈實(shí)力,投放單車(chē)質(zhì)量和數量對各個(gè)項目供應鏈有極高的要求。摩拜是自建工廠(chǎng)并與富士康合作進(jìn)行加工組裝;ofo是輕運營(yíng)模式與“飛鴿”、“鳳凰”等品牌合作。

當然在一些城市里,一些共享單車(chē)項目由于投放過(guò)于稠密導致資源沒(méi)有合理配置,運營(yíng)短板暴露。如何通過(guò)運營(yíng)策略調整,平衡單車(chē)的使用頻率、鋪量的密度、廣度就顯得尤為重要。

在線(xiàn)上運營(yíng)上,摩拜目前先后與京東、錘子、岡本等合作做品牌贊助,并與商圈集合推出“摩拜+”、“寶箱車(chē)”等;ofo開(kāi)啟明星代言模式,投放大量宣傳渠道。優(yōu)拜推出了系列營(yíng)銷(xiāo)活動(dòng),比如接入電影《異形》等熱點(diǎn)資源。

在線(xiàn)下運營(yíng)方面,如何更高效地滿(mǎn)足早晚高峰期用車(chē)需求,在屏蔽羊毛黨或給薅紅包的專(zhuān)業(yè)人士設置較高成本的條件下,通過(guò)智能鎖定位引導用戶(hù)騎行閑置車(chē)輛的“紅包車(chē)”方案正當其時(shí)。

當前,市場(chǎng)、資本及媒體關(guān)注的主流是“彩虹大戰”,但共享單車(chē)仍處于初期,即便在戰況激烈、陷入焦灼狀態(tài)的一、二線(xiàn)城市,還沒(méi)有哪個(gè)平臺形成網(wǎng)絡(luò )效率,一些投入量較小的后來(lái)者也不乏粉絲追捧,在國內三線(xiàn)以下城市依然有大量空白市場(chǎng),市場(chǎng)格局尚未定,留給第二梯隊的單車(chē)品牌機會(huì )巨大!

結語(yǔ):

“千里之堤潰于蟻穴”,漫天撒紅包的粗放式推廣會(huì )加劇共享單車(chē)陷入盲目鋪量和燒錢(qián)的怪圈,單車(chē)行業(yè)亟需智能化的“紅包車(chē)”解決方案,便于普通用戶(hù)選擇體驗更好、距離更近的單車(chē),讓更多用戶(hù)自愿騎紅包車(chē),輔助平臺調度進(jìn)行線(xiàn)下運營(yíng)。

      本文來(lái)自 老y開(kāi)網(wǎng)店(http://www.myautotome.com) 轉載請注明出處,關(guān)注官方公眾號:lakwdian 每天推送淘寶裝修技巧、淘寶裝修特效模板,淘寶裝修教程以及讓你尖叫的淘寶運營(yíng)實(shí)操案例、原創(chuàng )干貨、超級干貨,老y個(gè)人微信號:A8686369 每天免費解答、指導。

鮮花

握手

雷人

路過(guò)

雞蛋
發(fā)表評論

最新評論

引用 1010 2017-7-26 11:49
技術(shù)刪除淘寶、天貓評價(jià),百分百技術(shù)刪除,不騷擾買(mǎi)家,不需要任何賬號和密碼,不對店鋪的經(jīng)營(yíng)產(chǎn)生任何影響,成功率高,處理時(shí)間短,先做后付,安全可靠,有需要加1010367764
引用 1010 2017-7-26 11:48
技術(shù)刪除淘寶、天貓評價(jià),百分百技術(shù)刪除,不騷擾買(mǎi)家,不需要任何賬號和密碼,不對店鋪的經(jīng)營(yíng)產(chǎn)生任何影響,成功率高,處理時(shí)間短,先做后付,安全可靠,有需要加1010367764
引用 ︶ㄣ卟難過(guò)ゞ 2017-6-17 10:27
不知該說(shuō)些什么。。。。。。就是謝謝
引用 阿sue做蛋糕 2017-6-17 10:27
樓主說(shuō)的很詳細,細節確實(shí)是很多賣(mài)家容易忽略的,互相學(xué)習,謝謝

查看全部評論(4)

關(guān)閉

老y推薦上一條 /1 下一條

返回頂部